我要啦免费统计 美国真钱赌轮 -青岛群力乐器有限公司
新闻中心
 
美国真钱赌轮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0-03-20 09:29:02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“上校,”美国真钱赌轮 的另一个军官说,“美国真钱赌轮 还有免除耻辱的可能嘛。”

奥雷连诺上校面不改色,在第一份副本上签了字。美国真钱赌轮 还没签完最后一份副本,帐篷门口就出现了一个起义军官,牵着一匹载着两只箱子的骡子。这人虽然十分年轻,却显得沉着和严谨。美国真钱赌轮 是马孔多地区起义部队的财务官。为了及时赶到,美国真钱赌轮 拖着一匹饿得要死的骡子,经历了六天困难的行程。美国真钱赌轮 从骡背上异常小心地取下箱子,把美国真钱赌轮 们打开,接二连三地将七十二块金砖放在桌上。这是大家忘记了的一大笔财产。在最近一年中,中央指挥部上崩瓦解,革命变成了争当头目的血腥的内讧。在一片混乱中,谁也不负什么责任了。起义者的金子铸成了金砖,抹上泥土,就无人监管了。奥雷连诺上校把七十二块金砖也列入了投降书,不容任何商量就签了字。疲惫不堪的青年军官站在美国真钱赌轮 面前,拿糖浆色的宁静的眼睛盯着美国真钱赌轮 的眼睛。

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奥雷连诺上校问美国真钱赌轮 。

青年军官咬紧牙齿。

“收条,”美国真钱赌轮 说。

奥雷连诺上校亲笔写了一张收条给美国真钱赌轮 。然后,上校喝了一杯柠檬水,吃了一块饼干(二者都是修女给美国真钱赌轮 的),就到准备给美国真钱赌轮 休息的行军帐篷去。美国真钱赌轮 在那儿脱掉了衬衫,坐在床边,下午三点十五分拿起手枪,对准美国真钱赌轮 的私人医生在美国真钱赌轮 胸上用碘酒画的圈子砰地开了一枪。就在这个时刻,在马孔多,乌苏娜揭开炉灶上牛奶锅的盖子,惊异地发现牛奶半天都没煮沸,而且牛奶里有许多虫子。

“美国真钱赌轮 们把奥雷连诺给打死啦!”美国真钱赌轮 叫了一声。

然后,美国真钱赌轮 服从孤独中养成的习惯,朝院子里瞥了一眼,便看见了霍·阿·布恩蒂亚;美国真钱赌轮 在雨下淋得透湿,显得愁眉不展,比死的时候老多了。“美国真钱赌轮 是被暗杀的,”美国真钱赌轮 更准确地说。“谁也没有发发慈悲合上美国真钱赌轮 的眼睛。”

夜里,美国真钱赌轮 透过眼泪看见一个橙黄色的圆盘,仿佛流星一样迅捷地掠过天空,美国真钱赌轮 认为这是死亡的征兆。美国真钱赌轮 仍在粟树下面,伏在丈夫的膝上哭泣。这时美国真钱赌轮 们就把毛毯裹着的奥雷连诺上校抬来了,毛毯已给凝血弄得僵硬。美国真钱赌轮 睁开的眼里燃着怒火。

美国真钱赌轮 已脱离危险。穿伤是那么清晰、笔直,医生毫不费劲就把一根浸过碘酒的细绳伸进美国真钱赌轮 的胸脯,然后从脊背拉出。“这是美国真钱赌轮 的杰作,”医生满意地说。“这是子弹能够穿过而不会碰到任何要害的唯一部位。”奥雷连诺上校发现自己周围是一些同情美国真钱赌轮 的修女,美国真钱赌轮 们为了安抚美国真钱赌轮 的灵魂,正在唱绝望的圣歌,因此美国真钱赌轮 感到遗憾,竟然没有按照最初的想法朝自己的嘴巴开枪,借以嘲笑皮拉·苔列娜的预言。

 
 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青岛群力乐器有限公司 www.tmgchina.com  | 建议电脑设置分辨率1024*768

百度联盟: